您现在的位置: 贯通日本 >> 旅游 >> 游记 >> 其他 >> 正文

花见之旅 日本仓敷行

作者:佚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新:2017-4-29 6:27:07  点击:  切换到繁體中文

 





文/图李茜


说起日本人有多爱樱花,就不得不提到一个日语汉字词“花见”,假名写作はなみ,在日语中若无特指,“花见”说的就是观赏樱花。日本人的“花见”习俗最早源于奈良时代,当时日本贵族效仿唐朝贵族以赏梅为风雅乐事,到了平安时代日本人才真正开始赏樱。


其实原本日本并没有这么多樱花树,而说起种植樱花树的原因更是和今日浪漫景致相差甚远。江户时代,为了消解百姓平日里的不满情绪,鼓励他们赏花游玩,大将军德川吉宗开始在隅田川东岸的向岛、王子飞鸟山、小金井玉川水道沿岸等地广种樱树,人们纷纷涌来,再后来浮世绘也开始使用其作为创作素材,久而久之上述地点就都变成了赏樱胜地。不管是大名、下级武士,还是町人、长屋居民,大家都乐滋滋地踏上了花见之旅,日本人赏樱的习俗便这样流传至今。


今年三月底的时候,我和朋友相约踏上了这场期待已久的花见之旅,行程主要集中在三四月温暖和煦的西日本,从东京出发,沿途路过金泽、姬路、冈山和仓敷等地,其中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这座唤作仓敷的小城了。


仓敷是座有着四百多年历史的小城,临近濑户内海,古时与奈良、京都齐名,现代的仓敷美观地区两岸房屋仍以黑瓦屋顶、白色墙壁为主,留存着江户时期的建筑风格,故有白璧之町的美称。


艺术在仓敷


因为今年天气寒冷的关系,在往年已是樱花盛开的季节,一路向西的路上只看到花的骨朵而已,虽说行程不完全是赏花,但还是难免有一丝扫兴。当日下午,从姬路城坐JR去往仓敷的路上,窗外开始飘起雨来。看到下雨,同行的朋友反倒高兴了起来,说是一场春雨一场暖,等春雨都下完的时候,樱花就会开了。听她说完,心里顿时腾起一丝念想。


仓敷除了有着日式水乡的美称之外,还是日本第一家西洋美术馆——大原美术馆的所在地。大原美术馆由实业家兼藏家大原孙三郎创立。1930年建馆至今,美术馆已历经三代,馆内设施也从当时单一的主馆,发展到如今的分馆、工艺东洋馆、児岛虎次郎纪念馆等多个展馆。主馆建筑为新古典主义风格,藏有诸多名家作品,诸如塞尚的《浴女》和《风景》、莫奈的《睡莲》、马蒂斯的《女儿画像》、夏加尔的《在巴黎上空盛开的鲜花》等。能在这个清雅的小城看到这么多西洋艺术的顶尖真品,真是让我非常惊艳。现当代艺术区域也有一定比例的馆藏,并在逐年扩充中。位于主馆隔壁的工艺馆,展出日本作家的陶艺和版画、印染工艺品等作品;而南侧的副展馆里,展出中国、埃及、土耳其等地的古代珍品。


谈起这座美术馆,就不得不谈到上文提到的美术馆创始人——大原孙三郎。大原先生热衷于回馈社会,数年间建立了大量的孤儿院、学校、医院、研究所,为当时的民众提供了物质依靠。后来他不再满足于单纯的物质资助,眼光转向了文化艺术方面:他曾资助了日本现代艺术代表人物柳宗悦,其后来开展和推动了日本重要的民艺运动;他还以奖学金的方式给予文化艺术研究者们留欧学习的援助,其中有音乐家、社会研究人员、牧师,而画家児岛虎次郎也是其中的一位。


在大原所处的时代,伴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日本国内对于艺术品的需求也随之改变。企业家们包括大原开始纷纷大量购入和收藏西方艺术品,这样的行为在当时不仅代表着爱好,也是身份的象征。一直接受大原资助的画家児岛虎次郎则借助身处欧洲的优势,帮助大原收购欧洲艺术作品,并于其间拜访了很多大师的工作室。美术馆现在收藏的莫奈的《睡莲》,就是虎次郎在1920年几次登门拜访莫奈在巴黎郊外的住宅后购得。


从美术馆出来雨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倒是真瞥见小桥流水边的几棵樱花正在绽放,粉色的樱花因为雨水的关系,更显娇柔和透明,惹得路过的游人都纷纷停下脚步欣赏和拍照,而我则对隔天的山茶之旅更加期待起来。


国胜寺探花


日本山茶花协会会长安达瞳子女士曾说过:“如果说樱花是日本精神文化的象征,那么山茶就代表着日本人的生活文化。”在日本,山茶花和樱花一样,其名字都出现在《古事记》、《日本书纪》中,是历史悠久的名花之一。但是山茶花真正进入大众审美则是在江户时代。庆长八年(1603)德川家康在江户创立幕府,醍醐三宝院主持义演向德川进贡“白椿”(白山茶),从而开创了山茶在江户时代的历史。继德川家康之后的第二代将军德川秀忠开始从各诸侯国收集有关山茶的和歌。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一股重视山茶的风潮开始由上而下风行到了民间。


除了樱花之外,此次“花见”之旅还包括了一棵已经350多岁的八重红山茶。早先在网上看到她的模样,深深打动,便打定决心要与之亲眼相见。而且这棵山茶名唤八重,没有花蕊。我们笑称她已成精,却也非然,八重其实是山茶的一个品种,这种山茶花朵完全重瓣,雄蕊也变为花瓣,若有未变者,也会被花瓣所隐藏。


从我们酒店到山茶所在的国胜寺不消半个小时车程,此处公共交通并不发达,似乎也只有自驾或打车前往。路过一小片墓地便是目的地所在国胜寺,一脚踏入,一眼便望见了她。遗憾的是花朵还没全部盛开,只有稀疏的十几朵在枝头绽放。和这料峭的春日天气不同的是,国胜寺的看花老人却热情得很,虽然语言不通,但是靠着简单的日语和比划我们得以交流,老人说道我们稍微来早了些,今年寒冷,要看花还要再等一个礼拜,他还说山茶盛开的时候会层层堆叠,铺满院落,仿佛深红色的天鹅绒毯,非常美妙。仓敷之行之后我们便变道青森,继续我们的日本之行了,但是仓敷的精致美好却一直在我心中流连,期待下次再见。(编辑董明洁许望)



 

旅游录入:贯通日本语    责任编辑:贯通日本语 

  • 上一篇旅游:

  • 下一篇旅游: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人在画中游的富山市“富岩水上

    日本风俗店的骗局 专为诱惑中国

    除了和服 来京都旅行还应该体验

    大阪USJ到访游客数连续三年创历

    樱花季将至 盘点日本不可错过的

    2017日本樱花季来临 小田急百货

    广告

    广告